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-澳门新葡亰官方网站

文艺生活

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 > 学问建设 > 文艺生活
小庄矿业企业刘英:妈打来的电话
发布时间:2013-01-23 17:12:20     编辑:   浏览量:2845   分享到:
    我妈是小学老师,这个时候自然快放假了。果不其然,接到家里的电话,妈说她放寒假了,她絮絮叨叨地说我一上班寒假家里越发的清冷了,她说她闲得发慌除了打扫卫生就是跟我爸斗嘴。她说“明明是你该适应,怎么连我都要替你缅怀你当学生放寒假的日子”我笑着打趣她五十多岁却变得像多愁善感的小姑娘,笑着笑着,思绪就飘远了。
    妈说话很慢也爱重复,一通电话总是挂不了线,又都是些家长里短和叮嘱。特别烦的时候我也总是抱怨 “妈你能不能快一点,这些我不感兴趣,没事我就挂了”之类的。一番下来,总是她打得多,我挂的快。但是往后的电话依旧密集而又慢慢腾腾,并没有因为我的抱怨而少打几通。
    仔细回想跟妈定期通话的生活似乎持续了十多年。小时候,妈忙着上班,我跟着外婆住,印象中周五晚上她都会打电话问我一个星期听不听话,吃的怎样,作业有没有什么不会,事无巨细,接她的电话对我来说就是工作汇报。接着到了中学,我住校,那时候我已经有一个小灵通,她说是离得远,方便联系。但那时候正是青春期撞上更年期,我的烦躁说出口都变成顶嘴,她的关怀也都被曲解成说教,我的叛逆撞上她的火爆,打电话大多是以争持到有一方气的挂掉电话而结束。等我们都能心平气和地打电话聊天我已经成了大学生,她也自嘲是小老太太。直到现在,她依旧会在变天的时候打电话提醒我加衣服,过节的时候叫我回家,甚至做了不好的梦,她也要打电话叫我尽量少出门。
    当我成长起来她也渐渐的老了,打电话也更频繁了。她吃醋,说我是她费心养大的却只知道给爸买衣服鞋;她生气,她跟我告状大冷天的老爸蹲在村委会门口下棋也不知道回家;她失落,她抱怨想跟自己女儿逛街还要先预定时间;她担忧,她说我也不小了对象也没有怎么叫她省心。
    她的喜怒哀乐全都糅合在一通打给我的电话里,语气有时昂扬舒畅有时平缓哀伤,透过语气我就能体会到她的情绪,她应该也是一样。或许妈通过电话告诉我的不仅仅是哪件事情的本身,更多的是她对我的爱,当然我回馈的,自然也是一样。我的要求不多,只要她身体健康心情舒畅,时不时打打电话给我唠叨唠叨就够了。又或许今天晚上,我就能接到一通妈打来的电话。
 
    (文/小庄矿业企业   刘英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